编者按:
面对一个人类生命受到威胁的传染疾病,面对一场全中国需要紧急封闭的疫情危机,设计师们没有选择逃避,没有选择指责,他们团结起来,用设计的力量鼓舞士气、播撒正能量,用设计的方式科普知识、关爱心灵,用无声的力量支撑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有人说这一役是对中国科技能力的全新考验,但又何尝不是对中国设计和制造能力的全新校验!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从如何用设计辅助疫情控制的角度,为大家带来关于设计力量的一手采访和报道。
浪尖设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罗成先生
一个来自于雷锋故乡的设计师、企业家,怀抱着为人民服务的拳拳之心,怀抱着对工业设计的热爱和为中国工业设计企业、品牌发展助力的执著追求。始终以低调、谦和、严谨的态度,在他热爱的设计行业不辍奋斗。不仅用个人的成功书写着设计界的传奇,更赢得了学界和教育界的广泛认同和青睐。对他的访谈正值全国上下一心共同面对疫情挑战的关键时期。我们不得不临时更改了访谈内容,从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的视角,来一探中国设计人的风骨和思考。
工业设计:罗总,您好!在全国疫情严重的情况下以这样一种方式对您进行访谈,第一个问题肯定是与现阶段的情况相关,您觉得在现在这种疫情状态下,作为一名工业设计师出身的企业家,您最想做的是什么?捐口罩不算啊,开个玩笑。
罗成:我们不仅捐口罩,还有捐款和防护服、手套、酒精等各种抗疫物资。集团在武汉D+M工业设计小镇的同事还承担了物资保管、转运,同济医院医务人员的免费接送等服务。集团全体员工都在为抗疫贡献着力所能及的力量。
当然,作为一名工业设计人,在这个特殊时期,我最想做的,也一直在做的,仍然是让我们所学的专业、所从事的行业、所致力于发展的产业,能够为民众健康、人民幸福和社会稳定做出更大的贡献。包括提供系列个人卫生防护、家用灭菌消毒和医疗康复等方面产品的设计和技术解决方案。这既是工业设计的使命,也是我们设计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有人把这次疫情形容为“从天而降的‘黑天鹅’”,也有人认为是“逐渐发酵的‘灰犀牛’”。“黑天鹅”也好,“灰犀牛”也罢,说的都是“偶然”与“必然”之间的辩证。而从设计的角度,我认为这是科技与文化、文化与社会治理之间本应存在的联结尚未完成或完全建立,也就是“设计”的力量尚未充分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众所周知,这次疫情对很多行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旅游业、餐饮业、娱乐业、消费品批发零售业、房地产业等等,当然其中也包括制造业。尽管从更长的历史时期看,这种深远影响中也会存在有利的一面,会加速人力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但制造业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如果中短期受创严重,则不利于社会稳定。
华大智造基因测序系统DNBSEQ-T7
工业设计是引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之一,有责任从个人、家庭、公共环境卫生和制造业稳定发展这两个维度上提供创新解决方案。透过矩阵分析,每个人在居家、出行,公共场所学习、工作、交流,以及在这些必要场景之间切换时,都会对个人健康、环境卫生有所要求。放大一个维度看,则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在公共卫生方面的应对机制和应急体系的建立与完善,必然会产生对防范型、处置型和治疗型三个方面产品的需求。针对这些需求,我们进行了深刻的思考和深入的分析。然后,在我们研发团队的加班加点下,一些产品已经完成设计和打样,量产后会陆续投放市场,在这里就不打广告了。
当然,这些设计和研发计划的实施,首先是基于对疫情影响下社会发展的深刻思考。因此,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通过现阶段的病毒疫情来对中国工业设计产业进行调研、分析和判断,并将研究的报告于2月中旬对外发布,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和参与。
工业设计:您们的动作太快了!必须给个赞。我不知道别人,我肯定是要第一时间关注的。第二个问题,在这一次疫情的过程中,至少到现在为止,网络和大数据的科学精确,以及对舆情的稳定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罗总您觉得在这样一个数字化的信息时代,设计或者是工业设计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发挥出了怎样的一种力量呢?因为很多人现在产生了这样的一种疑惑:设计有什么用?跟医学和生命科学相比,好像没有看出来设计的力量在哪儿。
罗成:谢谢!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这次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了很多大数据应用的产品和服务。包括“疫情数据实时更新系统”“确诊患者交通工具同乘查询系统”“发热门诊分布地图”等等,将疫情信息及时共享,以提醒民众,加强管理和防范。同时,也有很多优秀工业设计辅助信息化、数字化技术的产品和应用,比如喷洒消毒液和防护用品投放的无人机、智能导诊的机器人、非接触式体温枪、智能滤芯口罩、无人送货车等等。很多产品和应用,我们也都有承担和参与。如果更加逻辑地缩影并体现在疫情下,可以从三个维度来举例说明:

首先是防范型产品。即使此次疫情结束,未来个人健康管理和社会公共卫生治理,都会将“防疫”纳入常规范畴。在居家、出行和公共场所,智能感测、消毒灭菌等产品都会广泛应用,甚至成为符合规范等级的标配。这些产品从定义到设计、研发,都需要工业设计来完成。当然,在信息化、数字化技术的帮助下,这些产品在功能上会更加丰富,并且不断升级迭代。
其次是处置型产品。针对疫情发生期间,对于已经确诊感染、疑似感染的患者,要集中管理并单独隔离;对一线的医护人员的感染风险要规避,对他们的饮食和休息要提供良好环境;对未感染和潜在风险的人群也要采取不同的措施,杜绝扩大传播的可能性。在这个过程中,以服务设计为核心,工业设计可以针对不同群体和需求,提供产品和最佳解决方案。例如便携式医疗隔离仓、空气过滤和净化设备、智能语音识别管理设备等等。这些产品的出现和数字化技术的结合,都将极大地改善疫情发生后的处置条件,为妥善应对类似情况,降低传播风险,服务一线医护人员等提供帮助。
最后是治疗型产品。治疗型产品是针对治疗过程中的需要,研发适用的医疗器械。从定义到设计,都会在更加具体的场景和更加精准的功能需求下完成。例如,注射设备、输液设备、细胞分析仪、放射治疗仪等等。
康复仪器
或许这些工业设计产品和应用无法像医学和生命科学研究者那样去研制试剂盒完成核酸检测,但是在更好的防护、防范病毒传播,甚至治疗和辅助治疗等方面发挥出了很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这次疫情将会使大家对健康的认识发生很大转变,并最终导致未来健康消费需求的变化,这些影响和变化都将是未来工业设计能很好发挥作用的领域,比如智慧医疗、线上服务、个人健康管理与监控、高端个人护理、更高层次的公共卫生及疫病管控等等。
工业设计:罗总,我们发现您在设计公司,制造、生产性实业公司的基础上,2007年又成立了科技公司,提出了“着力打造全产业链服务体系”的理念,并一直践行着这一理念和公司发展模式。您觉得这样的设计企业发展理念和模式在这一次疫情过程中发挥的优势作用是什么?其是否会对中国的设计和制造业产生一种新的影响呢?
罗成:工业设计全产业链服务体系是浪尖一直坚持的发展方向,也是不断探索和践行的发展模式。
首先,产品的设计创新和实现所对应的需求是多维的。这就要求我们在提供创新设计方案的同时,还要能够整合包括CMFT、模具、生产,甚至销售和成本管理等贯穿产品全生命周期的资源,共同构建整个供应链体系。没有更加完整和高效协同的供应链体系作为保障,很难确保一件产品最终能够获得很好的经济社会效益。所以,除了设计之外,早在2002年我们就以“汇鼎模具”为基础,搭建了高端制造服务平台;2007年以“浪尖科技”为核心搭建了产业链服务平台;2009年率先在行业内提出“全产业链设计创新服务”理念,并秉持至今。这也成为浪尖集团独树一帜的行业标签。
其次,企业和产业发展所对应的需求是多维的。一个产品的成功投放和资金回收并不能确保一个企业和一个行业,甚至一个产业的持续发展。这就要求我们在提供一个产品创新设计全供应链服务协同的同时,还要考虑如何满足企业和行业对系列产品、技术和服务的需求,并构建起一个链条更长的服务体系。所以,我们又成立了咨询策划公司、品牌公司等。近年来,还成立了人因工程、用户体验研究等领域的专业机构,开展与欧洲和全球领先机构的跨域合作,确保为企业在更长生命周期中提供更加有机、更加系统的创新服务。
最后,城市和社会产业生态环境的建立和培育所对应的需求更是多维的。在区域产业生态环境的建设过程中,不仅需要更加完整的供应链和创新研发体系,还需要人才培养、投资孵化、技术研发、知识产权服务等各个方面的协同与保障。打造这一设计创新资源集约化发展的工业服务业生态区,并逐渐构建起覆盖更广的创新网络,就是浪尖D+M系列平台出现并在全国几个城市落地的原因。当然,也包括处在此次疫情中心武汉的D+M工业设计小镇。不过,迄今为止,我们不仅没有出现一例感染,还在积极配合各级政府和疫情防控部门的工作的同时,成功研发了包括物流配送无人车等在内的系列产品创新方案。
以上所讲的三个方面,就是浪尖一直致力于建设的“产品级创新、系统级创新和社会级创新”的三个体系。
输液监护器
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很多时候,我们既是服务者,也是被服务者。针对疫情影响下的工业设计和制造业的发展,“全产业链服务体系”能够更好、更高效地让负责每个端的主体协同起来,也可以在某一环出现问题的情况下,迅速在产业链上下游匹配合适的资源,最大程度上让生产和供应能够持续运转。
因为,让设计创造价值,让社会更加美好,是我们的初心。